在收费的边缘试探?水滴筹朝令夕改背后的疑问
2019-10-15 23:23:27
  • 0
  • 1
  • 1
  • 0

今年5月8日,有网友爆料在水滴筹捐款被收取了20元手续费,水滴筹CEO沈鹏为此亲自辟谣称水滴筹成立以来就从没有收取任何费用,千分之六的支付通道费都是公司自费补贴,已累计补贴1亿多元。此外他还痛斥多个自媒体捏造并传播污蔑水滴筹谣言,质问良心哪去了?

然而到了10月11日,水滴筹在其粉丝数不足2万的官微突然发布公告,宣布原本用来补贴给筹款用户的支付通道手续费将迎来调整,调整之后受益人群将从原来的所有用户,调整为部分特别困难、积极自救人群,新规则将从10月15日开始实施。

水滴筹自称此举除了部分特别困难和自救人群,可能要对大多数筹款用户收取支付通道手续费(千分之六)。不少网友感慨水滴筹绕了一大圈,食言自肥还是收了手续费,“爱心补贴”也恐将成为历史,还有自媒体发文写道:水滴筹悄悄将手伸向筹款人的救命钱。

然而画风突变,10月14日晚上,水滴筹再发布声明称补助调整之后,自称仍不收费,还加大对特别困难人群、积极自救人群帮扶力度,态度发生180度大转弯,朝令夕改背后的隐情耐人寻味。

免费午餐还能吃多久?

众所周知,水滴筹2016年7月正式上线,凭借平台服务费全免、网络大病筹款0手续费,主动承担支付通道的相关手续费用,以“爱心补助”为由全额补贴给筹款用户,迅速获得海量用户支持和口碑效应,也成为其保险和互助等业务的最大流量池。

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水滴筹通过水滴互助发家,通过承担通道费,免服务费等手段换来大批用户,反哺保险等其他赚钱业务,这种商业逻辑如同此前网约车、共享单车狂发补贴、甚至免费倒贴,目的都是导流拉新用户,短期“献爱心”背后都是谋求更大的市场野心,如同促销,与公益慈善显然不是一码事。

水滴筹官微在回答网友公司如何赚钱时也承认:水滴筹不盈利,但水滴公司有其他盈利业务。可见水滴就是一家以公益为名,以牟利为实的商业企业。

今年3月,沈鹏在水滴公司完成5亿B轮融资后表示做好5年内不盈利打算。说好听点是盈利并非水滴公司首要业务,要做更多市场探索,财力可以支撑公司在不盈利情况下活5年,说难听点就是水滴公司可能5年内难以摆脱亏损困境,即便未来5年持续加码保险等更多业务,能否真正迎来盈利,可能心里也没数。

今年以来,水滴公司年3月获5亿元B轮融资,6月再次获得10亿元C轮融资,有了资本加持,最近以来水滴筹在市场高举高打,频繁高调地推,砸广告力度远超业界,颇有当年共享单车烧钱换市场的土豪范儿。然而尽管有着超4亿的用户规模和累计过百亿元的筹款额,水滴筹依然难以能摆脱平台监管不严的舆论压力。

不该只收费不管理?

水滴筹两个版本声明都宣称侧重扶助特别困难、积极自救人群,按理说水滴筹作为大病筹款平台,救助的人群都应是困难人群,有经济能力甚至是富人显然不能成为救济对象,否则就构成了诈捐。

然而今年5月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因在水滴筹中众筹医疗费用引发轩然大波,当事人被曝出使用华为P30 Pro手机、不仅在北京有车,还有两套房,众筹金额远高于实际治疗所需金额等诸多问题,导致外界对水滴筹平台以及其商业模式的前所未有质疑。

此次事件让网购众筹文章、虚假病历登上了微博热搜的前三甲,还牵出关于互助众筹的行业黑产链条。事实上,从水滴筹成立至今一直摇摆在舆论压力和业绩压力两难境地。黑产和诈捐事件明显暴露出水滴公司在平台监管上缺失,新京报为此评论水滴筹“不该只收费,不管理“。

水滴筹平台多次被媒体曝出筹款者明明有基本财务承担能力,却仍以“爱心”之名筹款,通过造假的病历及众筹文案通过水滴筹审核,令社会大众难以接受。有媒体对此感慨道:互联网时代,标榜公益的众筹,难道已沦为部分人攫取利益的一桩生意?

不少网友认为水滴筹政策朝令夕改不太寻常,自称侧重扶助特别困难、积极自救人群,但标准认定存疑,不排除是试探社会对其收手续费的反应。如同本打算偷偷收点钱,没想到反对声太大,收钱的手只好缩了回来。然而联想到水滴今年5月才放出5年内不盈利的豪言,此番突然试探收费难道是水滴筹新一轮融资快花完了,还是用户到达一定体量后开始收割了?

收费只是时间问题?

自2018年以来,蚂蚁金服、京东、苏宁、滴滴、360等多家互联网巨头陆续布局网络互助业务,比如腾讯持续投资水滴互助和轻松互助,蚂蚁金服上线“相互宝”、滴滴上线“点滴相互”、苏宁上线“宁互宝”、京东推出“京东互保”、360上线“360互助”、美团上线“美团互助”等等,“公益互助”竞争赛道也越来越拥挤,商业化也是大势所趋。

笔者认为,在商言商,水滴筹征收支付通道手续费本无可厚非,微信和支付宝此前信誓旦旦多次表示提现不收费,结果还是收了费,然而水滴筹围绕收费的打擦边球的套路,着实让人有些看不懂。

比如此次通道手续费调整,水滴筹本应在自家所有发声渠道广而告之,或借助媒体的力量影响更多的人。然而水滴筹在3天内连发2条微博,只在粉丝数不足2万的官方微博发布,没有在其他官方平台多渠道发布。

然而资料显示,截至去年7月底,水滴筹为70万多名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提供了免费的筹款服务,累积筹款金额超过80多亿元,捐款人次超过2.7亿,去年9月水滴宣布独立付费用户超1.6亿。

微博不足2万粉丝在数亿用面前完全不在一个量级,水滴筹微博影响力显然难以覆盖平台用户数,可能会导致不少用户难以在第一时间知晓收费及补助调整事宜,错失获取更多救助机会。

历史已经反复证明,企业主反复承诺的不收费,离收费只是时间问题。笔者认为水滴筹等众筹平台在制定规则、履行审核和监管责任过程中,收取一定服务费似乎也无可厚非,但请建立一套完善的准入门槛和捐助规则,杜绝诈捐、骗捐等恶性事件再次发生,确保捐助者的血汗钱真正成为救助者的救命钱,而不是收了钱还办不了事。(完)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